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溯 源

是追溯,是传承,是感恩,更是一罈醇香绵长的陈年老酒。

 
 
 

日志

 
 

我游黄山(原创)  

2010-04-22 23:54:44|  分类: 图文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1991年的10月21日,天气晴。

       早上5时50分,我和同行的学校工会主席老沈,总务主任老孙和团委书记小谢就起身乘上等候在黄山火车站站前旅社的大客车前往黄山旅游。经过3个多小时的车程,上午9时车才爬到黄山山门。在入口处补充了一些汽水、面包和肉肠之类的给养之后,我们开始了攀登黄山的旅程。

      一 进黄山的大门,立刻就感受到了名山的气魄与魅力:山势陡峭,林木茂密,风光秀丽,云雾缭绕……。行约3里(华里,以下同),便到了黄山宾馆,这里前有揽胜桥,两侧分别是温泉和观瀑亭,右行能看“人字瀑”,左行可观“百丈泉”,门前还有“观鱼亭”。

       再行2里,就到了慈光阁。慈光阁位于朱砂峰下,建于明万历年间,原名“护国慈光寺”,“慈光阁”为董必武所题,是黄山前山上山的必经之路,周边佳景颇多。

       上行数里,经月牙亭到碰头石,望右边,可见青鸾峰腰有第四纪冰川擦痕。再行不远,迎面可见镌刻在青鸾峰上的“立马空东海,登高望太平”10个大字,这是我有生以来见到的最大的石刻字,笔划苍劲,刻工精湛,气势恢宏,动人心魄!据介绍,每个字直径有6米,“平”字的一竖长有9米,世上罕见。

       随着山陡路险的行程,我们已有些汗流浃背,“举步维艰”了。

       自慈光阁上行约5里,来到半山寺,背依门前石栏杆,举头仰望天都峰,可见“金鸡叫天门”、“老鹰捉鸡”等奇景。我们在此稍息休整,吃喝补充体力。这时已近中午,我正要发出“进军号令”时,同行的三位同事却提出“山势陡峻,路途艰险,体力不支”,不想继续攀登,执意要原路返回。此时,我却有些为难,自己对黄山仰慕已久,又有“游山玩水”的嗜好,如今半路辍游,实在可惜。最后,达成协议:他们返回驻地退宿后,乘火车到南京等候,我继续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将登山进行到底!

       话别了队友,背上他们给我补充的“给养”,带着“沉重”的摄影器材,随着多数人选择的攀登路线,开始攀爬天都峰。

       离半山寺,越镜子石,至龙蟠坡,左望天都峰,“金鸡叫天”因观赏角度的变化,已经变化成“五老上天都”了。右望莲花峰旁有“姐妹放羊”。下坡上天门坎,坎下有“龟鱼石”、“兔儿望月”等奇景。

       在天都峰脚下,可见耕云峰侧下有一大一小两块怪石十分像人,形态酷似神话中的“童子拜观音”。上行至“天上玉屏”,俯看耕云峰顶“犁尖”,可远眺石笋矼上“羊子过江”和“仙人飘海”。

       爬黄山,登天都峰的路确实艰险。说是路,其实就是在近乎直立的峭崖上开凿切劈的约有一米宽的石阶。抬头仰望,云雾飘渺,俯看脚下,万丈深谷!坡度超过八十度的石阶,使得前面的游客的脚就在你的头上,你的脚好像也踩在身后游客的头上。人们一边大声提醒前后的人注意安全,一边战战兢兢,小心翼翼,手脚并用,“四脚攀爬”。大部分的游客精神比较紧张,爬过的路,不敢再回头看一看。说句心里话,在最危险、最紧张、最劳累的时候,我也想到了退却,但我不能,一是怕丢面子,二是回头的路更难走!咬咬牙,心一横还是朝前走了。

      过了“天上玉屏”,前面有一巨石横架于两壑之间,形成天然石桥,白云翻滚于桥下,称之为“天桥”。站在天桥之上,可见一棵古松悬立危崖,有一很长的枝杈伸向云海,犹如苍龙探取海中之物,故名“探海松”。鲫鱼背是登天都峰的必经之路,鱼背宽约1米,两边是深不见底的悬崖,狭窄的通道上只是用两条绳子连起,作为人们过往的扶手。过此关口,游客个个胆战心惊、小心翼翼!跨过了鲫鱼背,我终于登上了天都峰极顶。

       天都峰位于黄山东部,海拔1823米,与莲花峰、光明顶并称黄山三大主峰。站在天都绝顶,极目远眺,只见云山相连,千峰竟起,游人至此均有“腾云驾雾,凌空俯看”的感觉。在秋阳高照,凉风习习,游人如织,风景如画的天都胜境中,我长舒了一口气,骄傲地(不,应该是自豪地)想:我赢了,在同行的3男1女四人中,我是佼佼者,在所有敢于和我较量的人中,我也将是佼佼者!

       天都峰确实很美,美就美在它的最险峻、最雄起。当你感慨她的雄伟壮丽和博大气势的时候,当你享受她对成功攀登者的美好恩赐的时候,你才能真正体会到前人所说的“不上天都峰,游山一场空”这句名言的深刻含意。

       在天都峰,我写了即兴诗,挂了连心锁,许了亲情愿,拍了纪念照,逗留了30多分钟,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峰顶,踏上了新的征程。

       经过小心坡、蒲坛石、卧龙涧、波仙桥,穿过一线天,玉屏峰映入眼帘,峰腰有三座参差不齐的石峰,峰上奇松挺拔,每当云雾缭绕时,峰尖微露,恰似海中岛屿,有蓬莱仙境之寓意,故名“蓬莱三岛”,近旁有“飞鱼”、“鹦哥”等奇石。在一线天左侧峰壁上有一倒挂奇松,根生石隙,主干逆悬危崖,苍劲古雅,别具一格。

       寻径攀爬,眼观沿途奇景,耳闻松海涛声。此段路阶有上有下,不觉很累。穿过文殊洞便来到了建于玉屏峰间的“玉屏楼”。这是一个景点众多,典迹云集的胜境,玉屏楼距半山寺虽只有8里,但算起来我已走了5个小时。这里景点连片,游人如织。人们至此,不但可以饱览黄山胜境,还可以在这里住宿下榻观日出。玉屏楼左有青狮石、迎客松,楼右有白象石、送客松,楼后有“金龟望月”,站在这里远眺,左前方是天都和耕耘二峰,天都峰上有“仙人把洞门”,耕耘峰顶有“松鼠跳天都”,下侧还有“姜太公钓鱼”。楼的右前方是莲花、莲蕊、双泉峰,莲蕊峰顶有“采莲船”,下侧有“孔雀戏莲花”。此时,天色已近黄昏,虽然光线不是很好,但我还是在著名的“迎客松”前,请人为我拍了纪念照。当晚,我住在距迎客松两里余的玉屏峰旅馆。

       22日凌晨5时我就起了床,草草的洗了两把脸,背上背包,和几位游客搭伴,摸着黑原路返回玉屏楼,在迎客松“黄山日出”观赏点,等候观赏激动人心的“黄山日出”绝景。

      天虽不阴,但有薄雾,我等了"半天",也没看到真正意义上的日出,只见到了一抹略带橘红色的彩霞,这和我在家乡经常看到的彩霞没有什麽两样。也好,总算是在黄山上观日出,心境不同,感觉也就不同。我没有吝啬胶卷,占好机位,找好角度,以迎客松为前景,咔咔咔连续按动快门,记下了这个瞬间。

       为了节省时间,我没有在此久留,饭都没顾得上吃一口,就背起行装,继续北上了。

       自玉屏楼走出,经送客松、望客松到蒲坛松。松后远眺“指路石”,回观“犀牛望月”,再上边为八百级莲花沟,岭下有“金龟探海”。行至莲花峰脚,右上即可登莲花峰了,莲花峰上有“飞龙”、“双龙”等名松和香沙井。左行过龟石、蛇石即到百步云梯。由于时间不够用,我没有选择攀登海拔1864米的黄山最高峰——莲花峰。据说,莲花峰峻峭高耸,气势雄伟,主峰突起,小峰簇拥,宛如一朵巨型莲花,故名莲花峰。峰上有飞龙等奇松和月池,峰腰缓坡称“莲梗”,峰壁有“真人造化”、“非人间也”、“名不虚传”、“天海奇观”等摩崖石刻。此行未上莲花峰实乃一大憾事也!

       我选择了走左路,直逼百步云梯。经过二十多分钟紧张攀登,我终于上到了梯顶,我回头展望,红日高照,十分耀眼。走过的路离自己又近又远,看看山路上上下下,弯弯曲曲,起伏蜿蜒确实很远,但再看看昨夜住过的玉屏峰和自己仍近在咫尺,仿佛两边大声说话都能听得见!

       我坐在梯顶石阶上,一边吃着已经不算早的早餐,一边细细品味着黄山美景。左眺,“仙女绣花”;右看,“月岩石”;前望有“鳌鱼吃螺蛳”,下梯能见“老僧入定”。小憩之后,继续前进,前行数里,经莲花洞,回眺莲花峰畔,可见“容成朝轩辕”。穿出鳌鱼洞,可回观“鳌鱼驮金龟”。行至光明顶峰下,左路通向“飞来石”,又名仙桃石。飞来石,我在画报和电视上经常见到,是我国和世界上少见的奇石。此石耸立于仙桃峰巅,底部与峰顶接触面极小,上下两部分似有缝隙,好像人们用力一推,即可晃动似的。酷似从天外飞落而来,故得此名。飞来石高12米,重365吨,正好与每年的12个月和365天相吻合,令人惊叹!它的形状在不同的角度观看,景观也随着发生变化,它的另外一个名字就叫“仙桃石”。我在不同的角度和距离拍了大约一个胶卷方才罢休。离开飞来峰,我返回游山主道继续前行,向北行约5里,便登上了黄山中部的光明顶。光明顶海拔1840米,是黄山第二高峰,因其地势高阔平坦,日光充裕,故得名“光明顶”。光明顶是黄山最大的观景区,素有“不到光明顶,不见黄山景”之说,站在炼丹台前,玉屏、天都、莲花等几大山峰尽收眼底。呆了不到20分钟,就匆匆朝北海方向继续前进,路标显示,向左去,就是排云亭。排云亭为6柱长方形牌坊式建筑,是“西海幻境”的主要观景亭,两旁近处有“仙人晒靴”、“仙人晒鞋”,左前方有“武松打虎”、“文王拉车”,正前方有“仙人踩高跷”、“手指峰”等巧石奇景。

       回返时,途径西海饭店、北海宾馆,顺观“梦笔生花”、笔架峰、骆驼峰、飞来钟、上升峰和“老翁钓鱼”等奇景。右行10余里,可远眺始信峰,听说峰后有路通往石笋矼,这一带风景绝佳,但受回返时间限制,只能“望景兴叹”了。

       正午时分,我赶到了白鹅岭索道站,乘黄山客运索道,走行2803米,用了8分钟时间到达云谷寺站,又转乘登山车至黄山大门停车场。

       下午2时30分,我乘公共汽车回返黄山火车站。傍晚,我独自在黄山车站附近享用了一顿廉价美味的风味小吃。21时09分,我登上了由鹰潭开往上海的直快,于10月23日早6时抵达南京站。见到分别仅仅两天的同伴,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

                  (图像可参见博客相册《岁月印象》之《风光无限》第2页)

 


 

      

  评论这张
 
阅读(1421)| 评论(1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